meihuanews logo
觀世界風雲 知天下大事
美華新聞

解救33名越南年輕女子 昆明市鐵路公安處破獲一起重大跨境拐賣案件

文章来源: 新京報 于 2018-01-26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兩名跨境拐賣犯罪嫌疑人被昆明鐵路警方押解回昆明。


昆明鐵路警方向越南方面移交被解救的越南女子。昆明鐵路警方供圖

一句問話揭開一條拐賣產業鏈。「你是哪裡人?」面對警察,被問話的女子摸了摸臉,表情茫然。這時,身旁一名男子解釋稱,「她不懂中文」,引起了警察的懷疑。這不是昆明鐵路警察第一次發現這種現象,昆明火車站有多名情況類似的女子。昆明鐵路公安處在線人的幫助下,深入調查後,發現一起重大跨境拐賣越南女子案件。

新京報記者從昆明鐵路公安處了解到,2016年10月以來,多名越南籍年輕女子通過邊境小路,以偷渡方式入境,再通過昆明火車站前往國內各地。這些女子多被越南當地人以旅遊、打工為名,帶至中國境內,入境後被轉交給拐賣團伙成員,隨後以數萬元價格對外出售。

昆明鐵警調查發現,案件具有境內外勾結、分工明確、跨境跨區、層級分明的團伙作案特徵。案件信息經上報後,被列為國家公安部直接督辦案件,多地警方參與調查。此外,公安部還組織召開案件協調會,部署全面偵查。

近日,警方實施抓捕,共逮捕涉案嫌疑人78名,解救被拐越南籍女子33名,並移交越南警方。

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案件負責人、昆明市鐵路公安處刑偵大隊長鄭軍怡說,「越南新娘」交易很少進行廣告宣傳,大多以口耳相傳形式互相介紹,購買者遍及全國各地,大多居住於農村,文化程度較低。被拐賣的越南女子,受制於語言不通、沒有護照,往往只能任人處置。

  「經雲南賣往各地」

  新京報:跨國拐賣案件如何進入警方視線?

  鄭軍怡:最初是根據一條線報,有一名姓葉的浙江籍男子,多次將越南女子帶到浙江農村,然後賣給別人為妻。經過初步核查後發現,這名葉姓男子有多次往來浙江與雲南之間的記錄,在昆明火車站出站後,往往換乘汽車到文山州。

  新京報:接下來呢?

  鄭軍怡:進一步追蹤發現,葉姓男子從浙江到昆明時,往往是一個人,而從昆明到文山,再折返昆明火車站時,基本都帶著五六個人,而且全部是女性。

  被帶回浙江的女子個子相對都比較矮,皮膚黑一些,不怎麼說話。交流之後才發現,這些女子聽不懂中文,購買車票的身份證,也是冒用他人的。

  新京報:這些女子來自哪裡?

  鄭軍怡:全部來自越南,從文山州進入中國境內,經過昆明中轉,然後去往各地。

  新京報:她們怎麼進來的?

  鄭軍怡:這些女子都沒有入境記錄,是通過邊境小路偷渡入境的。

  新京報:一般年齡多大?

  鄭軍怡:都是十幾歲,大的也不過20出頭。印象比較深的,年齡最小的才十三四歲,而且不止一個。

  新京報:都是自願來到中國的嗎?

  鄭軍怡:經過進一步調查,這些女子大部分來自越南農村,被以旅遊、找工作等名義騙到中國境內,然後賣到各地,成為「越南新娘」,實際上就是被拐賣,而且是有一整個網路在運作。越南女子被騙到國內後,想回去就很難了,因為語言不通、沒有護照,幾乎寸步難行,只能任人處置。

  「不做宣傳,依靠口耳相傳」

  新京報:拐賣團伙內部分工是怎樣的?

  鄭軍怡:分工非常明確,橫跨國境內外。有負責在越南境內挑選、誘騙的,一般是越南本地人;有負責從越南帶人入境,然後等待買家挑選的,一般是中越邊境的邊民,對口岸情況很熟悉,又能與越南女子交流,防止逃跑,這種角色既有中國籍也有越南籍;還有負責「分銷」的中介,這種就是中國人,幾乎每個省份都有類似「代理」。

  新京報:那這些人是怎麼「銷售」這些越南女子的?

  鄭軍怡:被拐賣的越南女子,從文山州偷渡入境後,往往會在負責中轉的邊民家中養起來,其實就是軟禁。在這個時間段,這些越南女子的照片、個人信息會通過微信,傳遞給各省中介,中介收到資料後,發給有需求的「客戶」挑選。看中了之後,與中轉者聯繫,然後來雲南當面「驗貨」。

  新京報:中介怎麼找到所謂的「客戶」的?

  鄭軍怡:肯定是不會做廣告的,一般也不會去宣傳,往往是依靠口耳相傳。比如某地有人買了一個越南新娘,有需求的人就會去打聽。

  新京報:交易的過程呢?

  鄭軍怡:當面「驗貨」無誤後,往往就當場到信用社取錢了。這類交易全部使用現金,價格要雙方面談,一般在六七萬左右,不是固定的。如果看對眼,可能會高一些,達到八九萬,大致就是這個數。付完現金後,就可以當場領走,從昆明坐火車回家。

  「經濟原因不是主要因素」

  新京報:這個案子持續時間不短,偵辦難度在哪?

  鄭軍怡:案子辦了差不多300天,各部門參與警力有一百多人,去過浙江、湖南、山東、江西多個省份。涉案人員是人販子,不是亡命之徒,因此暴力抗法的不多,偵辦這一案件,難的是追捕過程。追捕都在山區進行,緊鄰邊境線,交通不方便,民警剛一上山,嫌疑人在山上就看見了,然後就逃跑,等進屋時發現被窩還是熱的。進山抓捕,車開不進去,都要靠步行,往往一次要走兩個多小時。有一個涉案人員,警方從6月份開始布控,抓捕三四次,到8月份才在一個集市上抓到。

  新京報:都是什麼人在從事這樣的交易?

  鄭軍怡:參與拐賣的人,一般都是當地農民,文化程度普遍比較低,雖然知道拐賣人口犯法,但是貪圖高利潤,於是鋌而走險。這些人與當年的販嬰者,其實是同一群人。由於嬰兒在長途輾轉過程中容易生病,風險比較大,於是這幫人就轉而去做更加隱蔽,安全性也更高的越南新娘交易。

  新京報:我看這中間環節不少,那交易所得怎麼分配?

  鄭軍怡:無論賣多少錢,越南新娘是一分錢也拿不到的。這筆錢里,每一個環節都會抽成,比如一筆交易6萬,省一級代理會抽一兩萬。相比之下,在越南境內實施誘騙,以及從越南把人帶入境內的,會分得多一些。

  新京報:案子破了回頭看,你覺得這樣一條產業鏈產生的原因是什麼?

  鄭軍怡:調查過程中發現,對於「越南新娘」,國內的「市場需求」很大,在部分地區這種現象很多,甚至形成了風氣,實際上也在助長這種違法交易。

  有人說,國內一些地方結婚成本高,越南新娘勝在價格上,這並不是主要原因。在走訪一些購買者時發現,這些人不見得就是經濟條件很差的人,有些人歲數比較大,或者有殘疾,在本地婚姻市場處於劣勢,所以會去購買越南新娘,不一定都是出於經濟原因。


最新新聞一覽




更多新聞 >>

解放軍「不講理」的單兵火力配置
柱柱姐捍衛國旗怒斥民進黨陳師孟
11萬軍民修建川藏公路3000人犧牲
中國人在南極種菜外國人也來蹭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