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huanews logo
觀世界風雲 知天下大事
美華新聞

比上海博物館的鎮館之寶西周文物大克鼎更珍貴的是愛國情操民族大義

文章来源: 新華社 于 2018-01-27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上海博物館的鎮館之寶大克鼎,通高93.1厘米、重201.5公斤造型宏偉古樸,鼎口之上豎立雙耳,底部三足已開始向西周晚期的獸蹄形演化,顯得沉穩堅實,紋飾是三組對稱的變體夔紋和寬闊的竊曲紋,線條雄渾流暢,刻有290字精美銘文。


南宋龍舒本《王文公文集》殘卷。


1980年2月,潘達於帶曾孫在上海博物館觀看大克鼎。


王南屏與父親王有林1984年在上海。

新華社上海1月27日電(記者翟翔 劉暢 孫麗萍)「此生無悔入華夏,來世還生中華家。」 大陸中央電視台大型文博探索節目《國家寶藏》近日播出,精選國內九大博物館的國寶,講述它們的「前世今生」,引發廣泛關注。

該節目展示的上海博物館的鎮館之寶大克鼎,通高93.1厘米、重201.5公斤,造型宏偉古樸,鼎口之上豎立雙耳,底部三足已開始向西周晚期的獸蹄形演化,顯得沉穩堅實,紋飾是三組對稱的變體夔紋和寬闊的竊曲紋,線條雄渾流暢,刻有290字精美銘文。據考證,大克鼎是西周孝王時期的膳夫克為了追述其祖父師華父輔佐周王的功績,以及感謝周王對自己的重用和賞賜而制的重型禮器,與同為西周時期的大盂鼎,都是中華青銅器藏品中的至尊,說它價值連城還是低估了這個無價之寶。

大克鼎自1890年在陝西出土後,被著名收藏大家潘祖蔭收藏。潘祖蔭,字在鍾,小字鳳笙,號伯寅,亦號少棠、鄭盦,祖籍吳縣,1830年出生於北京。他的祖父為大清乾隆癸丑科狀元潘世恩,官至太傅、武英殿大學士。他的父親潘曾綬,字紱庭,官至內閣侍讀。他的叔祖是乾隆乙卯科探花潘世璜。潘祖蔭是大清咸豐二年一甲三名進士,探花,光緒間官至工部尚書。潘祖蔭通經史,精楷法,藏金石甚富,著名藏品如西周時代禮器大盂鼎、大克鼎,青銅、甲骨、龜板等,揚名海內外。

潘祖蔭去世後,其弟潘祖年將大盂鼎,大克鼎連同其它珍玩一起,由水路從北京運回蘇州老家,堪為傳家之寶,不輕易示人。民國初年,曾有美國收藏家專程來華找潘家商談求讓大鼎,出價數百兩黃金,但為潘家回絕。

1937年日軍侵華時,蘇州很快淪陷。此時,潘祖年已作古,潘家無當戶之人,只有婦孺。危難之時,潘祖年的孫子潘承厚、潘景鄭,孫媳婦潘達於等商量決定將大鼎及全部珍玩寶物藏於二進院落的堂屋。這是一間久無人居的閑房,積塵很厚,不會引人注目。潘家人在傭工和門人的幫助下接連苦幹兩天兩夜才將全部寶物入藏地下,並將室內恢復成原樣,隨即全家逃往上海避亂。日本侵略軍曾前後七次搜查潘宅,均為發現國寶蹤跡。

1951年,潘達於將大盂鼎、大克鼎等國寶全部捐贈給國家。她在書信中寫道,國之瑰寶「貯藏得所、克保永久」是潘家全家心愿。1952年,上海博物館開館之際,展出了歷經烽火的大盂鼎、大克鼎等珍稀國寶,轟動全國。1959年,北京中國歷史博物館(現中國國家博物館)開館,上海博物館以大盂鼎等125件館藏珍品支援,從此大盂鼎入藏中國國家博物館,而留下的大克鼎則成為上海博物館的鎮館之寶。

其實類似潘家的國寶故事,在上海博物館還真有不少。極具珍貴文獻價值的南宋龍舒本《王文公文集》殘卷和北宋王安石行書《楞嚴經旨要卷》真跡,也是通過民間捐贈,歸於上海博物館。

《王文公文集》原藏清內閣大庫,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期出現於香港書肆。大陸政府委託寓居香港的收藏家王南屏代買此書,後來卻因歷史原因,國家並未付款購回。此後,日本人千方百計要用重金購買,均遭到王南屏拒絕。

王南屏收藏的王安石真跡《楞嚴經旨要卷》,為王安石在去世前一年親自校正楞嚴經卷文字,筆風清勁。卷後有南宋牟獻之,元王蒙,明項元汴、周詩題跋。

王南屏後來移居美國。改革開放後,美中關係改善,王南屏聯繫上海博物館,希望讓兩件國寶「完璧歸趙」。不幸的是,1985年1月,在預定舉行的捐獻典禮前兩月,王南屏在美國斯坦福大學醫院因心臟手術失敗而去世,享年六十歲。病危時他難忘《楞嚴經旨要卷》,留下遺言:「此卷應該屬於中國,不應流落外人之手。」 王南屏夫人說:「先生在世的時候,摯愛中華文物,即使在我們最困難的時候,他也沒有把它典賣變錢。他魂縈夢牽的就是,使中國文物回歸內地。」


最新新聞一覽




更多新聞 >>

解放軍「不講理」的單兵火力配置
柱柱姐捍衛國旗怒斥民進黨陳師孟
11萬軍民修建川藏公路3000人犧牲
中國人在南極種菜外國人也來蹭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