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huanews logo
觀世界風雲 知天下大事
美華新聞

退耕還林讓黃土地變林海 革命聖地延安造林兩千萬畝

文章来源: 新華社 于 2018-01-30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延安市吳起縣鐵邊城鎮上營盤山退耕前(上圖)與退耕後(下圖)對比(資料照片)。自1999年迄今,延安人「自力更生,艱苦奮鬥」,在水資源緊張、栽植難度高等惡劣自然條件下,累計完成2000多萬畝土地綠化,將陝北地區的綠色整體向北推移約400公里,實現了由黃到綠的「顏值」巨變。新華社發(延安市吳起縣林業局提供)


退耕還林讓延安市吳起縣再披綠裝(2017年9月13日攝)。自1999年迄今,延安人「自力更生,艱苦奮鬥」,在水資源緊張、栽植難度高等惡劣自然條件下,累計完成2000多萬畝土地綠化,將陝北地區的綠色整體向北推移約400公里,實現了由黃到綠的「顏值」巨變。新華社記者梁愛平攝

新華社西安1月30日電 曾經的革命聖地延安,是紅色,然而黃色卻是延安的自然之色,因為延安全境是典型的黃土高原丘陵溝壑地貌。但是如今的延安舊貌變新顏,正在變成綠色,有2000多萬畝林海!

自1999年迄今,延安人「自力更生,艱苦奮鬥」,在水資源緊張、栽植難度高等惡劣自然條件下,退耕還林,累計完成2000多萬畝土地綠化,將陝北地區的綠色整體向北推移約400公里,實現了由黃到綠的「顏值」巨變。

誰敢說上面的圖片沒有經過電腦圖像處理加工?問一問延安人就知道了。

「大寒過後是立春,那時林子綠了,就看不見黃土了。」 乾坤灣鎮龍耳村的農民馬富慧指著遠處的群山說。

農曆大寒前夕,廣袤的陝北大地雪後初霽,正迎來新一輪的解凍與復甦。站在延川乾坤灣鎮海拔850米的山巔極目遠眺,黃土高原溝壑縱橫,幾乎每座塬、每道梁都有成片的棗樹或槐樹,不畏嚴寒、迎風傲立。

相比於古老的黃土地,這些為大地增綠的樹,大多「十七八歲」。每棵樹,都對應著一個延安人或家庭的汗水。

1999年,延安響應國家「退耕還林」號召,開啟大規模生態修復工程,旨在改變革命老區人民「越墾越窮、越窮越墾」的生存怪圈。

「一畝山地,一年毛收入不到一百元。」這筆經濟賬,龍耳村農婦郝翠珍至今仍記得,補償款是每年每畝160元,「種樹更划算。」

當年的延安,群山裸露,水土流失面積達2.88萬平方公里,農村耕地大多處在水土流失嚴重的黃土山上,連農用車都進不去。

郝翠珍回憶說,當年她用架子車先將免費的樹苗拖到路邊,再肩扛背馱運上山。「先挖出8米長、1米深的蓄水溝,再把樹種下去,栽了五六年,才把自家的地還完。」

郝翠珍的故事,也是千萬個延安農村家庭的真實經歷。

守得經久寂寞,終見滿山繁華,這場堅持了十九年、至今仍在進行的「綠色革命」,帶給延安人最直觀的感受,就是「沙塵暴少了」。遙感衛星圖顯示,過去十多年,退耕還林將陝北地區的綠色整體向北推移約400公里,堪稱奇蹟。

對南泥灣村村民,老共產黨員侯秀珍來說,「父輩開荒我造林」是她家兩代黨員的寫照。

侯秀珍的公公劉寶寨,曾是八路軍三五九旅九團九連副連長,一生最驕傲的經歷,就是和戰友一起將南泥灣變成了塞北的好江南。

五十多年後,作為村裡的婦女幹部,侯秀珍帶頭扛起了鐵杴與钁頭。「老一輩當年保家衛國,不開荒站不住腳;現在我把樹補回來,給子孫留個好生態。」

帶頭把自家十多畝山地全部退耕,鄉親們紛紛上山種樹,南泥灣變成了林地花海,侯秀珍也很驕傲。

從「木」到「林」,由「林」到「森」,截至目前,延安累計完成造林2046.5萬畝,其中退耕還林1077.46萬畝,植被覆蓋度由2000年的46%提高至目前的70%左右。2016年,不少人印象中「黃土飛揚」的延安,竟獲得了「國家森林城市」稱號。

生態改變的同時,延安120多萬農民也集體告別「廣種薄收難溫飽」,人均可支配收入由1998年的1356元升至2016年的10568元;現代化的農業生產使全地區糧食產量在最近的10多年都穩定在70萬噸以上。

「綠色」還給延安帶來了一連串意外的驚喜。2015年,鴛鴦飛落吳起廟溝鎮,而此前70多年,這種吉祥鳥只活在陝北民間的繡花樣上。2017年,黃龍縣發現原麝,這是陝北地區首次發現活體原麝。吳起縣林業局局長吳宗凱近年來多了一份工作,研究全縣新物種。他走訪縣裡164個行政村,發現吳起的鳥類已由過去的十餘種,升至目前的162種,文須雀、黑鸛等嚮往綠色的鳥種,也正在向這裡遷徙。


最新新聞一覽




更多新聞 >>

解放軍「不講理」的單兵火力配置
柱柱姐捍衛國旗怒斥民進黨陳師孟
11萬軍民修建川藏公路3000人犧牲
中國人在南極種菜外國人也來蹭飯